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神级狩魔人

第521章 变形

神级狩魔人 隐约点 13037 2021-10-23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神级狩魔人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矿洞,锻造炉里火光明灭照出一张肃然的脸庞。

  “啵…”

  软木塞坠落在地。

  猎魔人咕噜咕噜吞咽了几口“海克娜煎药”以及“雷霆魔药”。

  力量由16涨到了20。

  脸颊浮现密集的乌黑血管。

  随手打开一瓶史凯利杰特产的樱桃酒。

  微甜的酒香迅速扩散到锻造炉边狭窄的空间。

  背靠背酣睡的两头冰巨魔抽了抽鼻子,砸吧起嘴来。

  紧接着它们晃了晃臃肿的身体,小眼睛睁开一条缝,扫到矿洞入口一道突兀出现、披着黑色斗篷的陌生人影,

  “你是谁,丑八怪,快退后、离开!这是巨魔的家!”

  两头冰巨魔站起身体,像是暴躁的猩猩一样用垂过膝盖的手臂敲击地面。

  “不然巨魔煮了你!”雄巨魔大声警告,沉闷有力的嗓音就像敲响的战鼓一样震撼人心。

  “不!他闻起来很可口。”雌巨魔却流着口水,舔嘴唇,随手抓起沙包大的一块石头,做势欲掷,“不准逃!过来让我吃一口!”

  “究竟让我走还是不走?”

  罗伊心头吐槽。

  吃完睡一觉又饿,两位和四条腿儿的肥猪是近亲?骂我丑八怪,你们连镜子都不敢照?

  他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又指了指铁笼子里,那具迎面倒地伪装成铁匠的冰尸。

  “深呼吸,放松,别误会…我是‘大个子’的朋友…我想请两位喝几瓶…”

  哐当…

  一瓶免费加料的樱桃酒被猎魔人贴地滚了过去,滚到巨魔的大脚丫下。

  事实证明,巨魔这种生物对酒精毫无抵抗力。

  两夫妻相视一望,雄巨魔全无防备地捡起酒瓶,但他胡萝卜粗的手指压根做不出拔木塞这种精细的动作,索性直接拧掉了酒瓶上半截瓶身,迫不及待往嘴巴里倾倒,一口干掉半瓶酒。

  雌巨魔抢夺过去喝了剩下的半瓶。

  “喝了我的酒,就是好朋友。朋友有问题问你们…”

  “快滚开!”巨魔瞪了他一眼,直接翻脸不认账,语气强硬,“你,气味不对,不是朋友!没酒,就不要问题!”

  “酒!要么变炖肉!”雌巨魔垂涎三尺地对着猎魔人流出青口水,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喘气声,压制着进食欲望。

  罗伊又丢了一瓶酒过去。

  “你们在洞里住了多久了?”

  “一、二、三…一、二、三…”雌巨魔一口干完,舔舐着空荡荡的酒瓶,大着舌头不假思索地报数,

  “停!换个问题,大个子说有头巨熊藏在矿洞里,它在哪儿?”

  “熊,朋友,一起吃小人人!”雄巨魔突然兴奋地叫了一声,目光不停地看向铁笼子,瞥到笼子里冻僵的“大个子”,却浮现出一丝疑惑。

  怎么大个子看上去不一样了呢?

  罗伊注意到它的视线不由心头一凛。

  熊和铁匠有啥联系?

  “你们和熊打架了?想煮了它吃熊掌?”

  “熊掌难吃,不如小人人,巨熊是朋友,不打架!嗝儿…一起杀小人人,做炖肉!”

  这下子,猎魔人算是听明白了。

  冰巨魔和那头未曾现身的巨熊压根就不是敌对关系,而是合作关系。

  这跟法里克的陈述存在巨大出入。

  “熊朋友在哪儿,带我见见他。”

  正好一网打尽。

  罗伊又滚了一瓶烈酒过去,

  “熊朋友,藏起来了…”巨魔醉态迷蒙的黄豆眼又看向铁笼子,然后转向猎魔人,眼中闪烁惊人的灼热和渴望,“喝了药,熊朋友才出来…一起杀小人人,嗯,吃小人人。”

  “什么药?”

  巨魔挠了挠后脑勺,目光看铁笼子边的杂物堆,意味不明地嘟哝了两句,语气多了一丝焦躁,压抑着某种情绪,快到极限。

  猎魔人顺着他的视线,扫到一瓶蜂蜜酒,以及几枚冻成冰坨、红艳艳的玛夺蘑菇,其中一枚浮现齿痕。

  于是猎魔人记忆中涌出出一个关于大史凯利杰岛上的特殊岛民族群信息。

  维尔卡人,狂战士。

  难不成所谓的巨熊…

  “咕噜咕噜…”雌巨魔将烈酒一饮而尽,它终于喝够了,看向猎魔人的眼睛里浮现血丝和猩红,鼻子喘起粗气、口水横流,

  猛然捏紧石头,手臂肌肉隆起!

  “冻肉吃太多,换口味。”

  “新鲜的小人人,吃吃吃!”

  “砰!”

  尖锐破空声!

  一枚拳头大小的石块闪电般射向猎魔人。

  罗伊早有防备。

  身形往旁一闪,跳到一块鹤嘴岩上,石块撞中山洞墙壁,在巨大的力量下直接崩碎开来,而墙壁也被砸出一个大窟窿。

  “呜啊!”

  雄巨魔好似听到冲锋号角,带着一阵恶臭腥风狂乱地挥动双臂冲向罗伊,狠狠撞上他所在的位置。

  将墙壁破开了一个人形大洞。

  碎石飞溅!

  它发疯般冲着墙壁捶打!

  而它的妻子,则守在另一侧不停地投掷冰块和石块,投掷物在半空中连成一串灰影!

  矿洞墙壁被砸出一排大坑,威力堪比手榴弹!

  猎魔人垫着脚尖闪躲腾挪,身形绕着矿洞拖出残影,好似在石雨中纵情跳舞!

  抓出手弩,食指轻扣。

  “嗖—”

  弓弦震动。

  微型流星般的弩箭瞬间穿过十米的距离,正中巨魔妻子的左眼,巨大的冲击力将她眼眶炸了一个血窟窿。

  换成别的怪物,早被炸碎半个脑袋,皮糙肉厚的巨魔却只是哀嚎了一声瞎了一只眼,另一眼睛里残忍和愤怒更深。

  然而不等她发作。

  斗篷闪烁金光、板甲燃烧赤色火焰,右手扬剑的猎魔人身形溶入空气。

  一阵空间涟漪,下一秒他闪现到她中门大开的胸腹前。

  异色瞳孔中杀意高昂。

  美酒讨好却换来痛下杀手,既然你们要动手,那我就奉陪到底!

  罗伊左手五指勾勒,三角符咒印入巨魔独眼,它神色一怔。

  “唰—”

  三重淬毒的长剑趁机沿着巨魔角质甲胄以外柔软的腰腹一拉而过。

  剑身七枚闪闪发光的符文光芒黯淡。

  半截喷吐血焰的剑芒冒出剑尖,随着他挥剑的动作,势如破竹地切开巨魔的肚皮、内脏、斩断腰椎。

  连带它身后龟壳般寒冰甲胄,也被加强型的血气斩之一刀两断。

  “啊!”

  雌巨魔凄厉哀嚎,回光返照般横向挥出一拳。

  速度快得惊人!

  猎魔人躲之不及,被一拳擦过右肩。

  金光破碎。

  板甲凹陷。

  右手扭曲变形。

  整个人就像沙包一样被击飞数米,挂到墙上。

  手中长剑掉落在地。

  “嘶—”

  罗伊瘫坐在地,骨折痛苦让他脸色涌出血红,

  咔嚓!

  左手捏住右肩一按,骨骼脆响。

  时之环发动!

  上古之血沸腾,时间之力笼罩周身——他的身体状态霎时倒回二十秒,被巨魔临死一击打掉的生命,断裂的肩锋,软绵绵地垂在身侧、使不上劲儿的右手,全数复原!

  罗伊灵活自若地扭了扭肩膀,目光一扫。

  雌巨魔下场凄惨!

  上半身和下半身就好似两块被餐刀切开的午餐肉,一前一后坠落在地,鲜血决堤一般涌出平整的切面,染红了一大块地。

  扑鼻恶臭弥漫。

  旺盛的生命力使得它没有直接死掉,痛苦地用双臂乱刨地面,指尖溃烂,黏土碎石飞溅。

  它挣扎、哀嚎、喷血。

  “啊!”

  冲着墙壁里发泄愤怒的雄巨魔目睹爱人惨状目眦欲裂,向猎魔人冲锋。

  罗伊左手五指往地面一指,召唤符文被激发,一头苍青色的冰元素跳出湮灭位面,三角形的双臂交叉在胸口处,盾牌般挡在猎魔人面前。

  “砰!”

  两座冰山般的庞然大物狠狠相撞。

  整个矿洞仿佛爆发一场短暂的地震,尘土弥漫于半空,天花板上冰棱坠落,熔炉的火光险些被劲风吹灭。

  冰灵坚硬的盔甲居然硬生生被这一撞,撞出了一片细小的裂缝。

  “啊啊啊!”

  丧偶的雄巨魔爆发出惊人战斗力,并不追逐罗伊,而是直接冲着身前的冰灵疯狂地挥拳捶打!

  面目扭曲!

  化身暴怒拳击手。

  覆盖粗糙冰块的拳头在半空中舞成残影,震耳欲聋的尖锐碰撞声传遍矿洞!

  浑身盔披甲的冰灵在它面前孱弱得如同兔子,双臂格挡软弱无力,被巨魔单方面压制,冰霜结成的身体被一拳拳轰碎,浮现密集裂缝,溅射晶莹冰渣。

  震慑!

  躲在冰灵后方的猎魔人瞳孔绽放红光。

  无数猩红的触须如巨大的花朵从虚空中绽放,迎风摆动,阻止了巨魔疯狂的攻势,将它从头到脚麻缠绕成一团,托举——

  把柔软的肚皮和眼睛呈现在猎魔人面前。

  罗伊高举长剑,连续向着巨魔的眼睛和肚皮戳刺劈砍。

  而冰灵对准它圆滚滚的脑袋抱以霜冻老拳。

  三秒之间。

  巨魔被揍得鼻青脸肿,眼球爆裂,肚皮拉开数条豁口,重要脏器被戳破,几根断成两截的肠子垂落在地。

  剑刃上的剧毒和板甲涌出的烈焰让它遍体鳞伤。

  鲜血喷泉般涌出。

  然而这冰天雪地的环境之中,冰巨魔的恢复能力堪称变态。

  肚子上露出肠子内脏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黏合。

  这些重伤不足以致命。

  三秒的最后,猎魔人眼神一狠,一把按住巨魔的肩膀,将它脑袋和右侧小巧的左耳按到嘴前。

  吸气,大吼!

  伏斯——

  空间龟裂!

  地骨之力降临,强烈的气流和声波同时钻进巨魔狭窄而柔软的耳廓!

  砰砰!

  巨魔好似被攻城锤撞中向后飞开!

  身体尚在半空。

  血肉横飞!

  罗伊眼前出现血腥的一幕。

  仿佛有一颗炸弹在巨魔的耳道中引爆,强烈的冲击力炸碎了它的耳朵和半张脸。

  它的皮肤好似被无形的钢刀剥开,露出血淋淋的肌肉和血管。

  冲击力刺破耳膜、内耳道、骨头、大脑,将沿途的一切冲毁,形成一个骇人的血洞。

  混杂着鲜血和脑浆的液体渗透了出来。

  雄巨魔重重栽倒在地,瞳孔扩散,失去了呼吸。

  高速愈合能力也挽救不了它被震成浆糊的贫瘠大脑。

  “击杀冰巨魔*2,经验值+600,猎魔人lv12(1380012500)。”

  “呼…”罗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看着两只死状惨不忍睹的冰巨魔摇头

  “别怪我,你们占据了铁匠家族的矿洞就罢了,打杀吞吃这么多人,还想吃我?”

  罗伊深呼吸,提起阿隆戴特分解战利品。

  冰巨魔角质皮肤坚若钢铁,若不是肚皮柔软、防御力弱一些,只能用血气斩来切开它的尸体。

  很快,巨魔两夫妻的心肝脾肺肾、眼睛舌头牙齿、尸体和骨架,统统被猎魔人打包装好。

  它们还慷慨地贡献了两个巨魔突变诱发物,堪比大型绿色突变物。

  罗伊又将熔炉附近搜了个遍,没能找到别的活人。

  然后从那堆尸体上取走了一堆小物件——雕像、帽子,匕首,刻下名字的发带,总之能代表死者身份的物品…还有总价值超过五百克朗的钱币。

  巨魔把这些昂贵的战利品藏进一口亚麻布袋,大概它们和巨龙有着相似的爱好——收藏亮晶晶的东西。

  除此之外,罗伊在那口铁笼子边触手可及的杂物堆里,找了之前看到过的半瓶酒。

  原本应该是瓶纯粹的蜂蜜酒,瓶口处有些干涸的人类血液,混合进酒液…瓶子旁边放着几个弱毒性的、致幻的玛夺蘑菇,也许是谁从山区里找到的。

  蘑菇加酒、普通人喝上一口,绝对会在迷醉和幻象之中发疯。

  “玛夺蘑菇,人血,蜂蜜酒、巨熊,看来是没错了,法里克大概是无意之中吞吃了三种成分的混合物,引发出体内潜藏的力量。”罗伊摩挲着下巴,又想到铁匠惊慌失措的表情,返回了矿洞外面的小木屋。

  阳光悬挂在西边的海岸线,白雪皑皑的山脊反射出晚霞的彩光,暮色开始四合。

  “啪啪!”罗伊轻轻拍了拍铁匠的脸颊。

  男人嘟哝了一声,顿时从昏睡中醒来。

  “啊!奥克斯大师,刚才我、我睡着了?”他蜷缩成一团,就像受惊过度一样,双眼泛起血丝,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监视他,随时准备暗害他。

  “我已经把附近搜索了一遍,没找到那头凶暴熊的踪迹!”

  “巨熊藏得很深!”法里克盯着猎魔人一脸认真地说,唾沫星子几乎要喷到他脸上。

  罗伊一联想到他曾经和巨魔一起享用“食物”。

  心头就犯恶心。

  “它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现,杀我们个措手不及!”

  “大师,求你!”他双手合十,哀求,“把我送回洞里面,关进笼子,只有巨魔才能保护我!”

  “我带你回家也不行?”罗伊注视他的眼睛,想从其中找出一丝心虚,“到时候你已经远离山区,和你的亲人尤娜、恰米尔、克拉夫在一起,巨熊也伤不了你!”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法里克满脸苦涩,忧心忡忡,“它会跟踪我的气味,闯进我的家里,杀了我的亲人!”

  “可是很抱歉,你的两个冰巨魔保镖…”罗伊往篝火边的空地一挥手,顿时出现两头被开膛破肚,解剖得一干二净的庞然大物。

  铁匠瞪大了眼睛,一下子惊呆了,脸色惊骇至极。

  指着巨魔,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喉咙里发出恐惧的抽气声。

  “我已经把它们统统处理掉了…它们想吃我,但我骨头很硬,崩掉了它们的大牙!”

  “完蛋了,奥克斯大师,我完蛋了!”偌大一个男人,竟然像个怨妇一样捂着脸啜泣起来,“没人再救得了我!我快死了!呜呜,我还没结婚,我还没有儿女!”

  “你放心,它要是敢现身,我帮你摆平!”罗伊朝火堆里丢了几根木柴,挥动掌刀,语气一冷,“我不瞒你,我不止杀过巨魔,我还杀过许多别的魔物,孽鬼、食尸鬼、甚至包括高阶吸血鬼。”

  “熊也不在话下,无论是棕熊、灰熊,还是斯瓦勃洛的追随者,所谓的维尔卡人,狂战士!”

  “别自寻死路,大师!”法里克出口反驳,接着一脸疑惑,“等等,斯瓦勃洛是什么意思?”

  “你再仔细想想,你脑子里肯定有答案。”罗伊却冲着他神秘一笑,

  “斯瓦勃洛、维尔卡人,狂战士?”法里克垂下脸低声念叨着几个词,眉峰紧蹙,脸上浮现出深深的疑惑,不似伪装。

  “想不起来吗,我再帮你回忆回忆…”罗伊手中忽而多出一瓶蜂蜜酒,扒开软木塞,捏碎一个玛夺蘑菇塞进去,让混合酒液的气味在法里克鼻子前发酵,把瓶子递到他手上。

  法里克一下子拧紧了眉头,眼神放空,陷入某种回忆,不由自主地就接过瓶子喝了一口。

  咕噜咕噜。

  腥甜的蜜酒滑入肠胃。

  铁匠悄然绷紧身体,抿紧嘴唇,屏住呼吸,咬紧牙关。

  像是变成了一个陌生人,脸上的懦弱、畏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残忍。

  精瘦苍白的脸颊涌起一阵病态的嫣红,他发烧一般,口鼻喷出灼热的气息,皮肤下浮现出根根泥鳅一样的血管和青筋。

  冰天雪地之中,即便有篝火,气温仍然低的吓人。

  他却好似热得受不了,双手扒拉住皮毛外套。

  撕拉—

  露出瘦骨嶙峋的胸膛。

  然后像是野兽一般匍匐在地。

  浑身打起了哆嗦。

  罗伊瞳孔缩成棱形。

  一根根黑色的鬃毛,顺着鸡皮疙瘩钻了出来,笼罩法里克全身上下。

  消瘦的身体肉眼可见地膨胀。

  四肢末梢长出细长锋利的熊爪。

  瞳孔缩小,变深。

  嘴巴向外突出,形成颀长的吻部,旧有的牙齿脱落,长出粗壮发黄的獠牙,环纹明显,血横纹极粗,海量口水不受控制地流出。

  它把牙齿咬得咯噔咯噔作响,目射血光,转头看着洁白的雪地,这是一种毫无感情的眼神。

  而猎魔人已然走到木屋外,远远屹立在昏黄冰冷的夜色下。

  “嗷吼!”

  咆哮回荡于山间。

  高昂的战斗欲、毁灭欲从体内苏醒。

  一头体长超过三米,低吼的巨大棕熊耸动着双肩,走出木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