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十三猎杀

第四十八章

十三猎杀 骠骑 10030 2021-07-25 03: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十三猎杀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以至于直到他们相继因自己因革命而死时,杨三花这个队长,都没能对他们说出一句暖心顺意的话来,哪怕是最后张明亮的舍身相救,也在匆忙间画上句号,而那个一度与他们相杀的军统特工,现在到底是生是死,自己竟也丝毫不知!

  所以杨三花淋了一夜的雨,在阿强看来或许是另有他意,可杨三花却宁愿就这样一直淋下去,甚至永远也不要有有醒来的那一刻!

  然而暴雨终停,当天边出现一线曙光之际,也是杨三花擦干眼泪之时,纵使每呼吸一下,她都觉疼痛难忍,可她还是手持地面,慢慢从泥水里站了起来:“走!去看看!”

  简短的几个字,却让她僵麻的身体微微一顷就要随机倒下!

  “队长!”

  “队长!”

  身后二人惊呼声响起时,杨三花已经倔犟的一挺腰身,再次站的笔直,现在的她背负的已经太多,她已经没有任何资格软弱一下!

  “走吧!”

  当她话音落地时,人已经带头朝着山下走了过去!

  而阿强等人见状,自是不敢耽搁分毫,在跟随杨三花而去时,也心知他们的队长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倒下,最起码在这场战事结束前倒下,而这个,在此时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而另一边的山野一建,也在天色刚明时,便起身开始集结日军,当一切准备妥当,整军待发时,他还是收到了一个来自上海非常不利的消息,就在昨日的那个雨夜里,兵力空虚的上海日军特高课,竟被不明人士攻破,并救走了里面所有的抗日分子!

  而随着日军特高课的意外频出,今日上海所有的报纸头条都大篇幅再次报导石原广一郞的那封求援信,就着这个契机,国共双方的军事气焰更是前所未有的达到了一个顶锋,前方日军战士在节节败退之下,日本军部已经在今日对山野一建发出了最后带回石原广一郞和高浪的命令!

  当山野一建在一片朝暮中,看着来自上海的最新消息和命令时,他的脸色不禁变了又变,直至最后的惨白!

  “课长,怎么了?”副官眼见情势不对,忙上前一步出声询问着。

  “八嘎!”

  殊不知,就在他上前一步的同时,山野一建已经暴怒而起,猛的将手中那份文件劈头盖脸的朝着副官摔了过来,断喝出声道:“即刻破山!”

  “可是……”任副官如何想象,他也相象不到,在前方明知已被设伏的情况,山野一建却在这时决意破山而入?

  “破山!一个小时内必须进山!”想起情报中军方那迫在眉睫的态度,山野一建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去和副官解释什么了,却见他在说这句话之后,便手一扬带着二个中队的日军,在没有任何战术指导的前提下,朝着杨三花等人埋伏的山谷浩浩荡荡的挺进着!

  而一众心神忐忑的副官却不知,杨三花此时最怕的,却也是他们的这种毫无战略性的围杀,因为游击队最擅长的,顾名思义就是打游击战,更别说他们此刻虽然占领了诸多个制高点,可人员的严重缺乏已经让游击队顾此失彼,在防守上自顾不暇了。

  如果山野一建讲究策略,寻求逐一突破,那对于杨三花对于整个游击队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防守攻击之策,可偏偏在一开始,山野一建便没了迂回的时间和机遇,他现在最需要的无疑就是尽快找到石原广一郞和高浪,解决掉社会上的愈演愈烈的不利舆论!

  然而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日军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竟然无意中选了一条最有利的猛攻策略!

  所以此时山野一建挥军直上山谷时,势单力薄的杨三花惊呆了,游击队惊呆了,就连原本打算拼死一战的阿强也惊呆了!

  “队长!他们这是疯了吗!”阿强惊呼出声的同时,已经快速挥手安排人员就位,而他自己也在匆忙间赶到他的射击位置!

  “不!他们没疯!大家先不要开枪!”杨三花在第一时间已经反应过来,挥手一招,便生生止住了正要举枪待发的一众游击队人员。

  随着杨三花的指令而下,众人在一瞬间恢复肃静,悄没声息的山谷一时间就连一只飞鸟走兽的迹象也没有,而山谷里这异常怪异的情景,则完全没有出乎山野一建的预料,由于前面已经有雷区爆破的先例,所以此时山野一建等人的主要侦查目标皆放在了地面上,则只留有一部分的人在前方开路!

  而这,无形中也给了杨三花等人一个机会,当开路的日军慢慢走过他们的面前时,杨三花咬紧牙关愣是制止了游击队员的开枪,在眼睁睁看着他们进入山谷进入禁区时,杨三花方才挥手让离头波日军最后的阿强负责盯紧他们,而她自己则继续掉头看着后面的大部队山野一建等人!

  等到他们慢慢靠近杨三花身前,在她离他们只有短短数米的距离时,她方才手一挥第一个瞄准了正后方的山野一建!

  “呯呯呯!”

  几乎只是一瞬间,山谷里便爆发出轰耳欲聋的子弹轰鸣声,而随着杨三花的子弹射出,潜伏在山谷入口处的一众游击队员,也在第一时间抢占先机,朝着已经进入山谷的日军扫射而去!

  然而另一边,早有防备的山野一建,又岂是杨三花这样的游击队员可以轻易击毙的!

  只见在杨三花枪声响起的同时,山野一建立即挥起军刀,朝着枪声响起的地方便是猛力一指,随即在杨三花等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只见立即从山野一建的正后方,快速冲出一大队日军,他们在顷刻间便分成两个梯队,从左右两方的山道上,朝着杨三花的位置围剿而去!

  阿强眼见日军山野一建,指挥着日军朝着杨三花的方向誓死扑杀而去,张口大喊之余,右肩已经中了一枪!

  “队长!快撤!”

  随着阿强的惊呼声响起,杨三花眼见山野一建继续朝着自己的方向分派日军递进着,而前各处虽只有少部分的日军,竟生生困住了各处各个哨点的游击队员!

  看着眼前的场景,杨三花无力的苦笑着,好似这场战事几乎在一开始就定下了结局!

  “队长……”

  在她还在原地死守,牵制日军主力的时候,阿强已经从他的位置站了起来,然而,还未等他一句话说完时,山野一建的一枚子弹已经快速穿透了他的脑门!

  “阿强!”

  杨三花沙哑着声音咆哮着,面对迎面而来的枪林弹雨,她突然再无所畏惧的腾身而起!对着正前方隐在一众日军身后的山野一建就是一通猛射!

  随着阿强的再次牺牲,杨三花已经崩溃,这样的战场,如果真要有人牺牲,那就让她来吧!她再也背负不了任何的亏欠和掩护了!但纵使要她死,她也必须为叶无双和高浪清出一条道来!纵使她死,她杨三花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

  而在这个战场上,能给她杨三花作陪葬品的,只怕也只有那个缩在人群里的山野一建了!

  而随着杨三花这边的突然异动,那顷刻间密集射出的子弹,让日军大大受挫的同时,也在瞬间朝着周围的遮蔽物躲去,而随着杨三花的子弹射击处暴露,原本只能维持自保的一众游击队员,也在瞬间反应过来,几乎在日军躲避的瞬间,游击队员也在顷刻间分成两组,一组火力掩护杨三花,而另一组的火力则跟随着杨三花的子弹方向狂射而去!

  而此时,游击队在面对比他们多出数倍人员的日军时,因杨三花的异动,竟无声的形成了一股擒贼先擒王的气势和攻略!而这一点,无论是身在战局之中的杨三花,还是突然被火力集中攻击的山野一建,他们都万万没有想到的。

  “快!快!掩护课长撤退!”

  由于刚刚他们几乎派出了一个中队的日军前去围剿杨三花,以至于现在山野一建的身边兵力几近脱空,他们完全没料到游击队竟在这时会不要命的直接攻击山野一建!

  “快快快!掩护……”惊慌失措的副官在面对突然而至的子弹时,完全没了平日里在特高课里的杀伐果决,慌乱间,竟生生让山野一建的身前暴露出一个缺口来,而也正是这个缺口,让前方已经中弹眼看坚持不住的杨三花看到了击杀他的希望!

  “呯!”

  在混乱的枪声,当杨三花再一次瞄准前方的山野一建时,开枪的同时,她的嘴角终于露出了笑意,而也正是这个不经意的笑意,突兀的昭示着山野一建的死亡!

  “课长!快撤!撤!”

  副官的声音不大,却已足够让身中数枪的杨三花听到了,她仰面朝着后方倒去的同时,却因这道声音,内心顿觉无比轻松,这是自王大利牺牲后,她第一次有此感觉,那道一直重重压在她心上的枷锁,仿佛随着子弹射穿山野一建的心脏而在瞬间减轻不少!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次睁眼,看到天空中这一贫如洗的云朵,她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对着张明亮说一声谢谢,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杀死山野一建逼退这增援而来的日军,到底能不能为山里被困的叶无双取得一线生机。

  是的,当身体重重摔落在地时,杨三花,这个粗野的东北女人竟在这一刻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当天空再次恢复安静时,在意识飘散之时,她想到了吴四海,她想到了王大利,她想到了王大吉,甚至在最后,她还想到了小个子阿强……

  她知道,在这场全民族的灾难中,面对侵略者的枪口,他们虽命陨各处,可他们使命相同,信仰相同,心中唯一渴求的东西也是一样的!

  所以纵使此刻随着浑身鲜血的抽离,杨三花在感觉四肢发寒,浑身冰冷的同时,她也知道自己的心是温热的,因为她是为革命,为了那光荣的信仰而献身的,这条路虽艰辛,可并不孤单!

  最终在一片混乱追赶中,杨三花望向天空的瞳孔,在慢慢扩散放大直至毫无焦距。而这一切都在日军溃败中无声的发生着,直到许久之后枪声停止,山谷再恢复安静时,远去的游击队员方才回来找回她的尸体……

  而一边,杨三花到死都在牵挂着叶无双,却已是另一番祥和的场景。

  当天边一束云彩终于散尽满天的阴霾时,被暴风雨洗涤后的天空一片蔚蓝,而也恰在此时,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在万簌俱寂的丛林中响起,高浪颤颤巍巍的抬手抱起一个新生的男婴,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手中的小生命,正顽强的舞动着四肢,婴儿的啼哭声尖锐而响亮,却让刚刚经历了一场场生死博弈的高浪,莫名的生出些许感动来,这就是新生吗?

  当他抬头望向远处绚丽无比的朝霞时,却看到喘息着的叶无双,微笑着向自己伸出了手。

  “是个男孩。”高浪轻启唇角,被他抱着的小家伙却哭的越发凶猛,他不禁嘴角一弯,抬手将婴儿送给叶无双时,还是多说了一句:“是个同你一样,很有骨气的男孩。”

  叶无双闻言却是无声的笑了,看着在怀中不安乱动的孩子,轻轻的用手轻抚他那红红的脸颊,却在这时听到高浪再次开口道:“孩子很漂亮,长的像你。”

  高浪的话,让叶无双的动作慢慢停在了那里,也许高浪这话只是随兴而起说的好话,可当孩子的父亲是真琴二秀的时候,叶无双的心里还是这一刻慢慢揪了起来,可随即,她的眉心便又轻轻舒展开来,抬头迎视着高浪的目光,不以为意的笑了:“像谁都一样,只要他能平安的活着,只要能好好的爱他,就足够了。”

  叶无双的话,让高浪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他竟一下子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不自觉将手缩回来的同时,已经转过身查看边上刚刚烧起的火堆。

  婴儿的啼哭声还在继续着,高浪侧耳听着身后的动静,却不知如何上前帮忙,却也在这个时候,身后慢慢响起的歌声,让高浪愣在了那里。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摇篮摇你,你快快安睡,夜已安静,被里多温暖。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当熟悉的歌声再次响起时,高浪不禁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落入石原广一郞手中,那样几次三番的沉沦在九死一生中时,也是这歌声,让他一次次燃起了斗志,不自觉间,高浪凭着记忆里那些许模糊的印象,轻启唇角开始随声附唱着:“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摇篮摇你快愉安睡,夜里安静,被里多温暖……”

  高浪附和的歌声,让叶无双脸上的笑意更大了,她看着怀中的宝宝渐渐停止哭泣,方才将自己手腕上的一根拴着金豆的红线解下来,轻轻地系在熟睡的孩子手上。

  也直到这时,看着闭目安静熟睡的宝宝,叶无双心里的感动方才得以蔓延出来,可她知道有一件事情她必须现在就解决,要不然只怕后患无穷。

  思及此,叶无双不舍地连连亲吻孩子,眼泪也在这时夺眶而出。泪水涟涟中,她用自己的一件衣服爱抚地包裹起这个稚嫩的生命,然后将孩子轻轻放在自己的身侧。

  在这一整个过程中,高浪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轻缓地做着这一切,直到叶无双缓缓抬头凝视着自己,开口说道:“高浪!你的伤好些吗?”

  “伤?”突如其来的询问,让高浪微微一怔,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浑身上下那数也数不完的伤口,无声的点了点头道:“无所谓好不好,反正死不了。”

  叶无双闻言,倒也不意外他这样的回答,只是依旧静静的看着他,凝神注视着高浪的面部表情,继续轻声说道:“那你可以动手了!”

  “什么?”高浪闻言一惊,抬头望向叶无双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惊诧。

  然而面对他的异样,叶无双却依旧神色镇定,“我只求你一件事,让这个孩子活下去。”

  看着叶无双的样子,高浪知道,之前的很多事情,他纵使有心解释,却也是解释不清,所以此时,他也只是怔怔的愣在那里,不知该说些什么。

  然而,叶无双的话语却并没有到此结束,相反,她再次侧身看向孩子的时候,她还是将最大的隐患说出来了:“或许你还不知道,当日石原广一郞给你送去的那个微型电台……”

  “是让我撤离的情报,对吗?”不待叶无双将话说完,高浪已经径直开口说道,而他却没有迎视叶无双略显惊讶的目光,看着天边越发亮丽的云彩继续说道:“其实这并不难猜不是吗?在当时那种情况,石原广一郞能将全队最重要的通讯设备送给我,显然是已经解决了后顾之忧,而我不就是他们一直以来的障碍吗?”

  听着高浪无波无澜叙说,叶无双还是惊呆了,她知道当时石原广一郞的怪异行为肯定会引起高浪的警觉,但她却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只知打杀的军统特工,竟然将一切看的如此透彻,“那你为什么没有撤离?”

  一片静寂中,叶无双还是问出了她心中的疑惑,而此言一出时,她清晰的看到远眺前方的高浪脸色微变,而她的掌心亦是在此刻渗出细密的汗水,紧握成拳的同时,叶无双还是开口说道:“如果你是因为孩子才久久没有动手,看在我也曾救你一命的份上,我能求你件事吗?”

  “什么?”高浪闻言,慢慢收回视线看着下方斜卧草地里的叶无双,晦暗的眸色里竟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来。

  而叶无双也是在这样的凝视下,心神在不自觉间慢慢沉郁起来,她抬手抚向熟睡中的孩子,强压住心中的不舍说道:“我想请求你将这个孩子带出去,虽然孩子的父亲是日本人,如今中日势同水火,但他是无辜的,我有责任让他好好的活下去……”

  “可如今你连自己都保全不了!”

  高浪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抬步朝着叶无双慢慢走了过来,而在他脚步微动间,叶无双的泪水已经再次滑落下来,颤抖中,却仍旧继续开口央求道:“高浪,你随时都可以继续完成你的任务,但我只求你将这个孩子带出这片大山,只求你带他出去!”

  高浪没有再回答她,只是在走到她面前时,抬手便将熟睡中的孩子抱了起来,在凝目望云的同时,他方才继续说道:“你如此爱护他,可你放心让一个即将杀死你的人护送你的孩子?

  “杀人的,并不都是刽子手!”叶无双说这话时,眼前浮现是高浪的一次次相救,殊不知立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就是最好的例子,从第一次在虎口下脱险再到现在,高浪在这中间的一次次转变,毫无疑问的已经让叶无双在此时对他充满了信任!

  高浪闻言却是一皱眉,然而叶无双却并没有给他机会开口,反而接着似是自言自语的继续说下去:“你不会明白,当一个女人,成为了一个母亲,感受着一个新生命从她的身体里来到世界上,那是一种怎样的美妙,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高浪低头看着这个新生命,不禁脱口道:“你心里一定非常恨我吧?”

  “要恨,我应该恨那些日本兵,他们撕碎了我们平静的生活!杀害了我们太多的亲人!我更恨那些颠倒黑白,给你下命令的人!你只是他们操纵的机器。而你能杀死的只是我的身体,而他们却在慢慢杀死你的灵魂。我希望这个新生命延续下去,只要希望还在,我们就是不可战胜的!”

  看着眼前绽放出夺目光彩的叶无双,高浪却低低的笑了起来,在他的笑声中,原本熟睡中的孩子竟也跟着扯动嘴角,那纯洁无比的胎笑,让高浪和叶无双纷纷怔住了,仿若月牙般的美好在三人间慢慢流溢出来,高浪下意识的抬起满是老茧的手,在孩子稚嫩无比的脸颊上慢慢摩挲着,手底的细腻柔软,让这个刚硬的汉子一脸柔和,在一片春光明媚中,高浪对着叶无双轻轻说道:“也许……你们是对的,只是希望灵魂的新生可以得到宽恕。”

  叶无双闻言一愣,在盯着高浪看了许久之后,她终于再一次喜极而泣,伸手扶上他的胳膊起身,在与他一同并立看向朝霞时,清脆的声音还是响了起来:“共产党的大门,一直都在为你们开着,勇士,我代表共产党欢迎你的加入。”

  “唧唧唧唧!”

  恰在这时,几只黄鹂鸟突然飞至天空,那莹润响亮的鸟叫声回荡在山谷里,带着满身的朝露围绕在叶无双高浪的身旁,二人相视一笑间,怀中婴儿慢慢睁开了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个新世界……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美好,叶无双深深的沉醉其中,一如之前的某一个日月,可她知道她得时刻保持清醒,在这样的壮阔绚丽的美丽山河之下,战争还在继续,革命还在继续,侵略也还在继续!

  而真正属于她的一切只不过才刚刚开始罢了!

  完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