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平平无奇的男神

第85章 有美一人兮.婉如清扬

平平无奇的男神 狂花非叶 9531 2021-08-06 22:4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平平无奇的男神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大少,华音里民乐大师可不少。

  琵琶刘德海先生,古筝王中山先生,笛箫张维良先生......这些都是华夏的第一把!

  你有没有目标,准备向哪位大师请教?”

  江平笑道:

  “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当然是全要!”

  看着李凯一脸“你在想P吃?”的神情。

  江平哈哈一乐,这才想了想道:

  “如果有可能,

  我想拜访一下古琴方面的大师……”

  如果说,西洋乐器之王首推钢琴!

  那么华夏古典乐器中,古琴,则具有极为特殊的意义和崇高地位。

  古琴,又称瑶琴、玉琴、丝桐和七弦琴,位列华夏传统文化四艺琴棋书画之首,被视为高雅的代表,是华夏文化中地位最崇高的乐器。

  古琴为八音之首,被历代文人所推崇。

  “八音之中,惟弦为最,而琴为之首”。

  魏晋名士嵇康在其《琴赋》中称:“众器之中,琴德最优”。

  “君子之近琴瑟,此仪节也,非以慆心也“,“士无故不撤琴瑟”,古琴在华夏古代文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已经提升到了修身养性、体现自己思想学识和人格情操的境界。

  以江平对系统的研究和了解。

  但凡是对他的“修养”、“心境”方面有提升的技能,都比普通技能更重要!

  他隐约有种预感,

  君子六艺里的“乐”,想要提升到大师级……

  首先就要把“古琴”,提升到大师级!

  或许,以系统“与时俱进”、“兼容并包”的调性……西乐的钢琴技能,也极有可能需要到大师级。

  不过,钢琴毕竟是西乐。

  真正的大牛都在国外,国内勉强就一个郎朗称的上“大师”级,可按时间看,现在他技术虽然天才横溢,但缺乏沉淀,还未臻至大成。

  所以,先搞定古琴再说!

  一听江平这么说。

  李凯脸上不禁流露出一抹难色:

  “呃……,古琴啊……”

  李凯解释之后,江平才知道。

  古琴在传承方面,与其他类型的乐器教学,有着极大的不同。

  古琴自古都是使用减字谱记谱,谱子里是没有节奏的,一万个人弹可以有一万个版本。

  如果没人告诉你,

  你可能都不知道两首风格节奏迥异曲子,是用的同一个谱子……

  因此古琴的传承,需要人对人的方式!

  这也就是所谓的:古琴“流派”师承。

  建国之后,有一段时期古琴几乎在华夏快要绝传了,也是这个原因。

  华音的古琴专业,自当年还未和央音分拆前的古琴“一代宗师”吴景略始,其子吴文光教授后来也担任音乐学系主任。

  父子两代传承,主流就是“虞山吴派”。

  不过现在吴文光先生仅担任博导,带带研究生。他基本上长期奔波各地,专注于打谱和推广古琴文化。

  “泰斗”级的古琴大师,现在学校里还真没有……

  这倒是不巧了!

  江平倒也没有太过沮丧。

  其实,自从那天在三里屯太古里,他惊鸿一瞥偶遇“落雁”,并且猜到,她极有可能是在华音民乐系就读。

  这次江平来华音,主要目的就变了!

  乐器大师级技能,什么时候都能刷……

  “落雁”,可是当世唯一!

  她可是非常重要的隐藏任务目标人物,若是这次错过了,岂不可惜?

  “没关系,这次来的匆忙。

  只要能有机会,无论拜访到哪位先生,都是幸运。

  常言说的好,一切随缘。”

  听到江平这么说,李凯一乐:

  “行吧,你要是这样想,这事儿就好办了!”

  旁边许雅也笑道:

  “他啊,好奇心重,什么都感兴趣!”

  江平兴致颇好,随口笑吟道:

  “少为纨绔,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书画,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

  一段明代张岱的《自为墓志铭》。

  对照江平平日的行径,倒是有几分应景!

  逗得许雅直笑:

  “所以说,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叫你大少还真没错!”

  三人谈笑间,

  穿过了华音校园中,名为“高山流水”的一座小花园,正好来到国音堂前。

  “咦?”

  李凯一眼瞥到贴在公告栏上的海报,脚步一顿。

  转头对江平笑道:

  “看来,你运气不错!”

  那是一张古韵悠然的海报,主画面是一个工笔古装女子,手抱古琴。海报中央偏下的楷体书法字样:

  “《琴声袅袅揽明月》秦筠珺古琴音乐会”

  艺术指导:吴文光

  时间:10月21日19:30

  地点:华夏音乐学院国音堂音乐厅

  “没想到,今晚就有场古琴音乐会,吴教授是艺术指导,正好在学校!”

  李凯也有点惊讶。

  毕竟吴教授现在在校的时间很少,居然这么凑巧,江平刚说想找古琴大师,就恰好他在校。这个运气也是没谁了……

  江平却眼睛一亮,盯着“秦筠珺”三个字!

  “凯哥,这个秦筠珺是谁啊?”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应该是学校里的研究生吧……,华音能开独奏音乐会的,基本上都是尖子研究生,而且还是吴教授亲自担任艺术指导,可见他还是非常看重这个学生的!”

  江平点了点头,笑道:

  “那今晚这场音乐会,我还挺感兴趣的。”

  “没问题,华音几乎每天都有各种音乐会,不用门票,学生都可以去听。

  而且你这次好歹也给国乐系捐赠了100万……

  别说听音乐会了,之后去后台,找演奏者单独聊聊都没问题。”

  好家伙,

  真实的一批!

  没错,江平想拜访那些华音的民乐大师,光是靠李凯引荐介绍,肯定差点意思。

  他直接以个人的名义,“民乐爱好者”的身份,向华音民乐系捐赠了100万,用于支持教学研究和助学奖学金。

  这一下,就拉近了距离……

  现阶段,国内的民乐和国风还没有起势,相对西方乐器,受关注程度远远不够。

  像江平这样年轻又有钱的“民乐爱好者”。

  还是很少见的。

  ……

  接下来的时间。

  江平和许雅、李凯一起。

  跟华音校方,以及国乐系的领导碰面,举行了一个小型的捐赠仪式。

  江平承诺每年都会给民乐系捐赠100万,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捐款!

  民乐系在校的几位“泰斗”大师,如琵琶泰斗刘德海先生、古筝大师王中山先生等。

  出于感谢之意,也都专门过来,和江平见了一面。

  江平充分表现出了一个“民乐爱好者”对他们的崇拜之意。

  表示他也没有太多的要求……

  就是希望能当面欣赏一曲大师的演奏,并且想自己弹奏一曲,听听大师们的指导意见。

  说白了,就是刷技能!

  江平专门给民乐系捐款,也算是华音自己人,这点面子,大师们还是给的……

  当即在旁边一个弹拨教研室内。

  琵琶、古筝、二胡、笛子、箫……

  江平享受到了一般人从未有过的顶级待遇:一群民乐大师们,各自当面演奏一曲!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震撼了所有人!

  江平也上台演奏,并谦逊的请大师们指点。

  结果第一个音符出来,

  看到他的手法,众大师皆惊骇!

  “这是……沈肇洲沈先生的捻、轮弹法?!

  作为兼修五大琵琶流派于大成的刘德海,一眼就看出,江平的琵琶手法,是正宗的崇明派嫡传……

  江平心想,我哪知道啊!

  就是多听一些古曲,然后系统就给我提升到大师级了……

  要知道,大师级技能可不是儿戏!

  老先生当时就激动了,

  连声感叹:“高手在民间啊!……”

  之后他演奏的二胡、古筝之类,虽然只是高级技能,但也足够惊艳了。

  这些大师带的研究生,很多也就是这个水准……

  一群老人看向江平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是个天才的好苗子啊!

  “江平小友,你在琵琶上的天赋远胜于我,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跟我学习一段时间?”刘德海老先生笑呵呵的问道。

  “唉,刘老,您这就不对了。

  江平的琵琶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这时候需要的是博采众家之长!

  我觉得他应该跟我学习古筝,在古筝方面,他的天赋也不逊于我!”

  “胡说,你没听到他的二胡吗?

  有陈振铎陈先生之风骨啊!应该跟我学……”

  看一群老头在那里争执起来。

  江平脸皮还没那么厚,都是系统的功劳,当下连忙打断:

  “各位先生,其实……我想学古琴……”

  这话一出,众人都安静了。

  “老吴这回捡到宝了……”一个人叹道。

  “对了,老吴人呢?”

  “不是说有个好苗子,今晚开音乐会,他做艺术指导吗?他们现在应该在琴房练习吧?”

  “快,快去叫他过来!

  什么好苗子,能和江小友相比?”

  刘德海老先生的高徒,女性琵琶大师杨靖教授幽幽的道:“就是那个明明琵琶天赋更好,也非要学古琴的秦筠珺……”

  老先生一愣,脸色更不好看了。

  好家伙……,是她啊!

  难得遇到了两个年轻的琵琶大师级好苗子……,怎么都一门心思的想去学古琴?

  我们琵琶界不要面子的?!

  气的起身,不舍的看了江平一眼:

  “小友,以后有机会常来坐坐,我们切磋交流一二。”

  “好的,谢谢先生!”

  江平连忙起身恭谨的相送。

  本来只是过来应酬一番的大师们,在江平演奏之后,变得极为热情,纷纷和他探讨起这些民乐的技法和特点,指点他之前演奏中的一些小问题。

  就见系统空间内,提示不断刷新:

  [叮,得古筝大师指导,古筝+10、+10……]

  [叮,得二胡泰斗指导,二胡+10、+10……]

  [叮……]

  只见他个人面板中,技能:乐器(高级)大类,经验值飞一样的增长……

  离大师级,越来越近了!

  …………

  当晚,19:30分。

  华音,国音堂音乐厅内。

  江平在民乐系副主任,古琴专业教授黄梅的陪同下,坐在台下的第一排。

  静静等待着音乐会的开始。

  当一个身着汉服的绝色美女,抱着一张古琴,飘然走上台时。

  江平终于看到了她的正脸!

  有词云:

  “有美一人兮婉如清扬,识曲别音兮令姿煌煌。

  绣袂捧琴兮登君子堂,如彼萱草兮使我忧忘。

  欲赠之以紫玉尺,白银珰,久不见之兮湘水茫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