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虚空的幽灵

第29章 新彭赞斯(2)

虚空的幽灵 塔维河的渔夫 3024 2021-07-21 03:4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虚空的幽灵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索默按照联系的安保快递服务人手里拿到了提前“邮寄”的武器装备,并与当地的一个酝酿投身反抗邦联暴政的民兵武装接上了头。

  当地反抗邦联的现状是,志愿者很充足,但装备不足。本来就依赖邦联航运行业的农业星球是不可能从邦联控制的航运途经得到武器装备的补充的。一旦能得到从克哈的武器援助,他们就可以掀起轰轰烈烈的起义赶走穷奢无度的统治者。

  “计划是这样的,凯瑞根中尉和我会潜入到基地里面,为你们开门并对邦联的军人进行无害隔离。”在居民点地下室举行的作战会议上,索默陈述着他的思路,“你们只需要消灭外面的守卫,为我们转移一些注意力就好。”

  跟维克托五号的气象研究所和塔索尼斯上的幽灵军校不同,这个行动的任务是掀起革命,为克哈赢得喘息之机。新彭赞斯的志愿者们要以惊人的气势进行正面强攻邦联军事驻地,而且必须要让军事驻地的镇压武力彻底瓦解,让邦联舰队相信,整个行星的武力强度是由民兵武装攻破的,才会从克哈外的包围舰队调集重兵镇压这里。萨拉和索默秘密潜入并完成任务的行动方式不适用于这样的行动,倘若他们真的这么做,邦联只会派遣一些幽灵前来,而不是军事舰队。

  “可是。”起义军的军事负责人是一个年纪很老的前穿着前邦联军士服的老人,他打断了索默的军事布置,“我们并没有能够穿透邦联陆战队战斗装甲的武力啊?”

  “什么?”连萨拉对此也是瞠目结舌,她美目圆睁,“这点武装都没有,那你们打算凭什么发动起义?”

  “这是一个非常和谐的农业星球。”老军士解释道,“这里被改造之前是什么矿藏都没有的海洋星球,改造之后的所有牲畜和种子都是从外面引进的,为了节省成本,除了供庄稼人玩乐的狩猎枪支以外,并没有进攻性武器。”

  事情大条了。

  “我们能不能去兵器库借一些兵器过来?”索默向萨拉询问解决办法,不过暗地里却提了一个相当惹萨拉不快的解决方案,“有没有能接近而不引起邦联基地发现的方法?”

  “只有食品供货商的卡车能进入到军营里,但军营里的管食堂的厨娘都是从外面招聘的。”老军士说道,“想接近生活区,很困难。”

  “如果我和萨拉有办法进入军营给你们指明武器库的所在,你们能多长时间攻下邦联基地?”索默问道,“所有行动人员都坐那个供货卡车的话。”

  “那个供货卡车能坐下10个人就不错了。”老军士评论道,“但就算你们能弄齐他们的装备,在生活区内部,他们要面对的是500名可能随身携带武器的精壮士兵,我觉得胜算不大。”

  “作战会议明天这个时候继续,中尉和我今天要去看看军营的构造。”索默终止了有些陷入僵局的面谈,“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们需要至少22小时时间。”

  索默在说谎,他和萨拉的环境适应套装的计算机存储器就有几乎有所有克普鲁星区人类全部建筑的结构信息。

  “你是在想利用我们在难民船上遇见的老矿工?”萨拉问道。

  “我不确定。”索默回答道,“如果我们自己去除掉这个军营的指挥官,或者通过控制他以起义的方式来反抗邦联,效果是不是更好一些?”

  “你还想见到第二个博鲁克?”萨拉问道,“这些陆战队员的脑补装有一种类似于限制幽灵能力的“意识锁存器”的“社会再适应补偿器”,他们具体怎么样,你已经在幽灵军校的哨兵们身上见过了。“

  “我当然是了解的。”索默回答道,“蒙斯克要求我们尽量扩大声势,实现为“克哈”减压为目的,但就这样已经和平了几十年的农业行星,因为税务上涨而举义的可能性,我感觉好像并不太高。如果不是我们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心灵变化,能够确认他们的内心,我有些时候甚至觉得,我们来新彭赞斯就是跳入一个完整的圈套了。”

  索默的心突然提了起来,假如邦联知道派出的联系人是他和萨拉两个人,会不会提前做防范——新彭赞斯上的义军活动,有很大可能是邦联自导自演故意安排来的。

  “我们要提前做预防!”萨拉心中的声音被索默听到,“你刚才在会议中向我提及的那个想法,你要是觉得必需,可以利用。”

  “不可能!”索默叫道,把自己的想法给否决了,“我们真的这样做就再也回不去了,萨拉。我们反对邦联的暴政不是推动他们实施暴政,我们也更不可能自己对暴政亲身力行。那样,我们和邦联还有蒙斯克真的就一模一样了。”

  在会议上,索默所提出的是从某本策略书介绍的一个相当残忍的进攻策略,无论新彭赞斯的人是不是支持其实已经无关紧要,要做的就是让这些义军以非军事目标进行破坏,然后故意留下手尾,让邦联驻军顺藤摸瓜至当地的一家福祉机构,对那里本来无辜的人造成无差别杀伤。只要萨拉和索默在这个时候再给他们加上一股火——比如指挥官阵亡之类——局势就会骤然失控,新彭赞斯的人们也就会义无反顾地掀起反抗邦联的义举。

  索默留在克哈之子的原因是为了消灭邦联的暴政——索默对这个问题知道得很清楚——邦联只是暴政的表现形式,推翻邦联只是帮助索默实现手段的方式途径,而不是索默的目的。不可能为了消灭邦联而采用与邦联相同的手段来推翻它,否则索默和萨拉就从受害者转变为了和邦联一样的加害者,同流合污,这是索默绝对无法接受的。

  “我们结婚吧。”萨拉突然发言打断了索默在意识中对萨拉的说服,“你愿意娶我吗?背负我的一切?”

  “我愿意。”索默默默地回应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