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虚空的幽灵

第62章 序 末路

虚空的幽灵 塔维河的渔夫 3663 2021-07-21 03:4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虚空的幽灵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在塔索尼斯的新葛底斯堡平台,索默和萨拉被虫子们团团包围,这些虫群并不急于发动进攻,而是慢慢地缩小包围圈。

  索默和萨拉拥抱着,等待着生命最后时刻的到来。

  不过等待了许久也没有虫群动手,索默甚至闻到了从刺蛇口器里传出的异味,这是极其反常的——离自己如此之近,却没有就这样杀死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的幽能交流让虫群得到了某种身份确认一样,把两人盯得更严格了。

  就在索默和萨拉睁开眼睛以为要以什么仪式来处决他们的时候,从天而降的菌毯冲头只下,把二人淹没。

  索默感到自己正在向上升,发现自己和萨拉被一只王虫的触须卷到了空中,直到进入了王虫温暖的腹囊里。

  如同羊水一样的感触。

  然而,这种感触变成了痛苦,周围的粘液的正不断溶解着索默的皮肤,就算用幽能的阻滞神经传导也没什么用处,侵蚀并不仅仅来源于肉体层面,只要索默调用体内幽能,神经系统就会招致很大伤害,高等级的幽能变成了非常严重的负担。

  “啊!”索默好像听到了萨拉痛苦的叫喊,却没什么能力安慰她。

  痛苦正日复一日的累加,萨拉的声音也逐渐变得沙哑。

  (臣服,给予解脱。)

  索默耳边传出了阵阵私语,他不知道谁和自己说话。

  (吾乃虫群之主宰,可怜的人类,臣服与我。)

  索默沉默着回应,他需要时间考虑,如果真如声音所说,那么他的想法无论如何都会被“主宰”得知,就算像在家乡或者尤摩加那样全力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也没有区别,不如不去想。

  (不错的分析,但没用。)

  立即感觉到了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被叠加了,索默暂时并不在乎,如果主宰要求他臣服,那么就并不算急于杀死他,剩下的比拼得就是毅力与勇气了。

  在上大学时,索默看过这样的一本心理学书籍,里面描述了一些机体的求生反应——人到了生死存亡的正是选择前,总是是为了活而活,不是为了死而活——就算有,也是为了“更有价值”的东西而选择死。

  年青时父母因为邦联的暴行离世;又因为是幽能携带者而失去友谊;在新葛底斯堡又被理想遗弃——索默自己只剩下和萨拉那段应该被珍视的爱情了,但索默相信这个因素并不是妨碍他做选择的阻碍:索默和萨拉已经是“人类”的异类了,再异类一些也不会事情也不会变得更糟。

  (有趣的分析,但答案呢?)

  看来虫群主宰一直都在也用幽能在全面监视索默的想法,他所考虑的东西分毫不差地被主宰掌握,正在期待他的答案。

  答案早已不言自明。

  (如你所愿。)

  索默发现自己已经被连接进入了虫群的机体的幽能网络,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所有臣下的思维:如果拿经典里面的内容作比喻的话,稍稍有些三位一体的感觉,索默的意识可以是跳虫的意识,可以是异龙的意识,可以是工蜂的意识,也可以是虫后和王虫的,甚至是中央蜂巢的中枢连接意识,但无论哪个,这些个体的意识却不是他的意识。

  索默甚至借助王虫的视野,看到了包裹自己和萨拉的柔软的角质虫茧。

  (这就是虫群。)

  这样的介绍让索默稍微明白了一些,但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且,就算意念一致,可索默他本人还想继续坚持看看,看到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愚蠢而无意义的坚持。)

  索默没答话。

  主宰确实做到了他答应的,索默甚至能够看到自己的身体各个部分的皮肤剥落然后再生,痛苦是成倍增长的。

  痛苦带来了唯一的好处,在虫茧里面,索默对抗主宰的威压,他的幽能强度也高了不少,他逐渐地能感受到虫茧外面的虫群,能感受到统领虫群的被称为脑虫的虫群领袖,亦能发现萨拉的所在。

  萨拉没有失去意识,她的痛苦无时无刻影响着索默,向外输送的幽能波如同直播一样让接收对象看到萨拉自己看到的一切,感受她全身如同受灼烧的苦楚。

  索默的反抗水平越来越强,也越来越能够经受自己施加给索默的痛苦,反而加快了对萨拉的摧残。

  (你的答案?)

  索默没有回答,他的幽能无声地穿过了包裹他的角质虫茧,安抚着萨拉。

  他自己的模样已经没法看下去了,各种恶心的囊肿和触须在营养液里漂浮着在,已经被改造了的内脏和骨骼裸露在外,不成人形。

  索默开始调用幽能修补自己,以自己和虫群的基因库为共同蓝本,用萨拉九年前交给自己杀灭帕斯蒂尔小姐神经瘤细胞的“神乎其神”重组的方式重塑自己的组织和器官,最后完成了基因编辑。

  塑造的身体在外形上完全没什么变化,无论是蒙斯克还是雷诺亦或是雅各布看,都能知道面前的生物是洪索默,然而他们却不会知道面前的人形生物,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在虫茧里受苦受难的萨拉,被索默安慰,她也能够慢慢放下苦痛,让自己的意识被索默引导,一到融入到虫巢思维中去,与中央蜂巢和主宰意识连接。

  在这个格式塔的意识集合里,外形可以被分辨,但并不特别重要,重要的以幽能为形式进行的意识连接,确定谁是我们。

  被主宰同化的索默和萨拉,无疑是最高阶层的思考者,除了素未谋面的主宰本身,他们不受被其它同阶层的个体控制干扰。

  只要完成了意识同化,索默和萨拉在虫茧的最后时刻也不多了,至于被萨拉用幽能呼唤的蒙斯克和雷诺尝试的救援行动,到来的实在是太晚,就算是行动成功,得到的也只是可以在中央蜂房重塑的两具没用躯体,已经无所谓了。

  索默和萨拉正在完成最后的身体调试,静待破茧而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