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虚空的幽灵

第2章 尤摩加星港

虚空的幽灵 塔维河的渔夫 3235 2021-07-21 03:4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虚空的幽灵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2485年7月,行星“尤摩加”外环。

  这是一个稍显灰暗的浓郁绿色行星,直径8600公里,可天然重力只有不到曾经所有克鲁普星域所有人类母星地球的十分之九。为了在上面生存,这颗行星显然被改造过了。

  “至今为止,凯尔行会和莫里安矿业联合拒绝对邦联的磋商建议进行回应。”在下船口安检的的大屏幕上,新闻播报员如此评价到。

  “看来,战争迫在眉睫了。”一个人自言自语道。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普通的亚裔平民子弟,身材适中,炯炯有神的眼睛透出一股英气,可旁人看起来仍然只是一个从贫穷的边缘领地来尤摩加接受教育的乡下人罢了。

  这个年轻人名字叫洪-索默,出身于一个边缘世界家境稍微殷实的家庭。在邦联的边缘世界,核心世界的当局们用农产品和其他必需品钳制生活在那里的平民,换取价格高昂的晶体矿与高燃烧值的燃料。通常来说,基建的不足和贫穷的生活相伴随着的总是教育落后,但索默是一个例外——他是整个母星唯一一个能考入尤摩加中央大学电子工程学院的学生。

  作为例外的原因可能与一种被称为“幽能”的超能力有关。这是在人类向外殖民的过程中受到宇宙辐射而逐渐变异所发展出来的一种能力。就算有边缘世界的几名矿工能够外显这种能力,人们只是听说过这样的名字,但并不是确切地知道,连带着索默的父母严令索默不能给除了任何家人以外的人展示这个能力。

  以发现幽能的契机为开端,索默的父母逐渐认为,在他们的母星上没有办法为洪索默提供更好的教育和机会,掏出了全部的家当,上个月在索默的18岁生日那天把他送上了去往尤摩加的移民船,去那里读大学。

  为了吸引边缘地区的移民,尤摩加的大学是不收学费的,甚至还能够为索默这样的贫民子弟提供奖学金,各种各样的优厚条件打动了边缘世界的人们,就算不能像索默这样直接进入大学就读,他们也会像索默的父母这样努力攒钱换取到这里的移民船票,即使不为了自己,也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在相对先进平稳的尤摩加受教育找工作。

  移民政策却并不能如实反映生活富足的尤摩加平民们对新移民的接受程度。尤摩加也属于被盘剥的对象——所有重工和高端制造业都在邦联核心的星球上,尤摩加主要出口的农产品、精炼矿和高能燃料,主要换取产自塔索尼斯的机械制品。由于剪刀差的存在,最终的好处都让邦联的大豪族们占去了。作为贸易的粗加工层级,自诩受过教育的尤摩加的平民不是很待见边缘世界的子弟们,他们愿意接收的,是从邦联首都塔索尼斯和凯尔-摩里亚联合体的高技术移民。

  “索默,你要去尤摩加的哪里?”在飞船酒吧结识的雅各布-康问道。雅各布也是亚裔,也许是人种相似的原因,整个船上他是唯一一个愿意跟洪索默说说话的同龄人。同样18岁的年龄但并不能驱散雅各布身上的阴霾。

  “我首先要去学校报道,然后再好好地考虑下一步。”洪索默回答道,“我现在满脑子只想赚些钱,把父母也接到尤摩加来。”

  “如果你有需要,可以来找我。”雅各布把他的名片信心直接发送到了洪索默的个人电脑手中,“我们那里正缺人手,离你要就读的中央大学离得也不算远。”

  如果120公里的垂直距离算不上远的话,那这句话绝对是真话。坐标是一个勘探星港,能够利用日光回波的数据分析完成矿物勘探的作业。

  “要是有机会,我会考虑的!”洪索默向雅各布表达了他的谢意,“祝愉快!”

  两人就此分别。洪索默目送雅各布进入上面标写的“尤摩加公民”的入口,自己则在外来移民的长队中安静地排着队。

  经历了在令人难受的长达将近两个小时的等待,终于轮到洪索默了。

  “你来干什么?”出入境人员问道。

  “上学。”索默拿出了个人电脑,与星港的主机连接,“我拿到了尤摩加中央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你有没有什么违禁物品,有没有可能携带一些外星孢子之类的东西进入尤摩加?”官员继续问道。

  “没有,只有我的电子书,个人电脑,几件换洗衣物和小提琴。”索默回答道,他的声音有些颤颤的,他害怕面临可能的遣送——那他就辜负了父母的所有希望,连带着多年的积蓄也打了水漂。

  见索默眼神迷离,有些躲躲闪闪,边检官的手就快按到“拒绝”的选项上了。

  “一定通过!一定通过!一定通过!”索默没法看到边检官的选项,只是在自己意识中紧张地喊道。

  “扑通!”没有反应,边检官突然摔倒在了地板上。旁边几个通道的边检官和安全人员看到这种情况奔向自己的同僚。

  “是心脏病!用强心剂!”作为边检和隔离的大厅,放置着医疗机器人正好派上了用场,机器人扫描了倒在地上边检官的情况往他的左臂静脉中注射了强心针。待情况稳定下来之后,边检官的同僚们就把这个边检官送到旁边的休息室去休息了。

  随后,几个只能在邦联才能看到的全副武装的陆战队员开始进行全封闭的隔离生化检查,并没有检查出尤摩加人最担心的病毒变体感染痕迹。

  录像和证词很清楚,索默没有出言不逊,也没被感染,重新顶替的一个热情的大姐姐在仔细甄别索默的身份文件和邀请函之后,为他制作了尤摩加的身份证,把原本因为担忧被拒绝入境而表情忐忑的洪索默放入关。

  在星港入境盘桓了将近8个小时的索默走出星港的时候刚好迎来了星港外的第一缕阳光。

  阳光并不刺眼,却映照出整个尤摩加中央大学教学楼的壮丽的轮廓。

  “不仅仅要在这里站稳脚跟,我要征服这里!”洪索默暗下决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