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虚空的幽灵

第23章 萨拉星系(2)

虚空的幽灵 塔维河的渔夫 3734 2021-07-21 03:4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虚空的幽灵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索默和萨拉穿着环境适应套装出现在老弗罗斯特他们面前。

  “诸位,这是一个重要的任务,但应该不算难。”索默拿出了萨拉星系的星系图,“这是我们的目标星域,邦联的萨拉星系,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找到一艘更改阵营的邦联战列巡天舰——‘铁之正义’号。”

  “这艘巡天舰和‘休伯利安’号属于同级产品,由我们首领的老相识——沃菲尔德中校指挥。沃菲尔德中校为了反抗邦联在克哈的暴行不再效忠邦联,愿意和‘克哈之子’一道反抗邦联的暴政。我们首先需要确定他们的方位,据上一次的通讯信号,‘铁之正义’位于萨拉星系附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从这里找起的原因。

  “萨拉星系作为邦联的边缘星系,是难得的双殖民行星——玛尔-萨拉和朝屋-萨拉——前者行星表面荒芜,后者生机盎然,但我们的目标显然不是一颗邦联能够获得大量‘太阳木’获得利润的地方。玛尔-萨拉相比于之前我们找到的任何一个军事目标,守备都不算强。最强的势力反而是当地的赏金猎人和犯罪团体——然而,这两个并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威胁,考虑到上一次的通讯来源是凯莫联合体,我们需要往最坏的可能去考虑,邦联的安全部门也有很大可能得到了“疑似变节巡天舰疑似出现在萨拉星系”的情报。我们需要在他们派出的探子之前找到沃菲尔德中校,并让他与我们的领导人建立联系。如果邦联先得手的话,就需要使用武力,把他们驱逐出去。

  “考虑到这次任务的特殊性,我们要乘坐一艘只携带了有限度的自卫武力的探矿船前往这个星系,我们降落在这个星系不需要停留许可,探矿飞船将不仅仅是我们星际间主要的交通工具,同时也是星球内部的交通工具。由布洛克中尉负责驾驶,具体的通讯和飞船警戒由凯瑞根中尉负责。剩下的人,分成两组去搜集情报,主要目标是人口集中区的佣兵酒吧。任务就这样。”索默完成了他的简报,“现在有问题可以提出来!”

  “为什么选择我们?”老弗罗斯特问道。

  “因为我认为你们最适合这个任务!”索默回答道,“还有什么问题。”

  “如果我们不参加会如何?”老弗罗斯特的助手,塞拉-布洛克的恋人提布斯问道。

  “会因战时抗命而被枪毙。”索默尽量不去看他们的眼睛,下达了一个命令,“现在分头去做准备,带上个人物品,我们一个小时之后出发。”

  老弗罗斯特似乎想从索默的表情中读出来一些什么,但索默一直背对着他,环境适应套装的流光不断沿着缝隙跳跃着。

  除了萨拉以外,这个为了执行特殊任务小组的人分头去做准备,离开了。

  “这是需要做得准备。”索默解释道。

  “既然这是你的计划,那就放手去做吧。”萨拉的话给了索默一点信心,“我们也该去做准备去了。”

  一个小时后,联络小组的所有成员准备停当,来到了指定的停机坪。

  穿回了探矿者通常的牛仔装,索默看着这艘“小燕榫”号探矿船,有些五内杂陈,正是因为这艘船他才被招募进帕斯蒂尔的船坞并最终加入了“克哈之子”,之前的麻烦变成了他的座驾。

  “走吧!”萨拉在一旁拽了一把,索默回忆的过往都被萨拉给了解到了,“不要想得太多。”

  整个一路,除了布洛克中尉和塔台以及萨拉星系的管理站通过两次电话之外飞船上如同死一般的寂静。老弗罗斯特总想拿出酒精饮料好好放松麻醉一下,但只要他有这个念头的时候,都会看见索默富有深意的眼神;寇特尼,到了船上才发现在安全学院学习的情绪安定法在两个幽灵面前完全没有用;提布斯,因为正好坐在索默的身旁,大气也不敢喘。

  安静到窒息的气氛到了玛尔-萨拉的时候稍微缓解了一点,星球上飞沙弥漫,难以辨认。

  穿着传统探矿员装束的索默和弗罗斯特坐着全地形车前往最大的玛尔-萨拉城。

  他们的降落地离城市有一段距离,开出飞船隐藏的山脉后四周就见不到其他人了。

  “弗罗斯特。”索默首先发言,“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为什么隐瞒了我是个幽能携带者的事实,但你要是不理解,你的不理解我也可以接受。”

  老弗罗斯特看了索默一眼,不说话。

  “我倒是想问问,你要是不在这里当兵,就此回尤摩加好不好?”索默问道。

  弗罗斯特听到索默的话大感意外,车辆减速,停了下来。

  “你以为我是为了待遇么?”老弗罗斯特愤恨地喊道,“我在凯莫联合体就业的时候,已经服役了八年,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我的未婚妻已经成了别人的老婆,就连我10岁的女儿也不认我了。在尤摩加,我除了能在船坞当力工以外,还能干什么;最后,我在战场上已经习惯了,如果不在战场这么极端的地方,我根本没办法安睡。”

  索默知道,这是老弗罗斯特遭遇了在“行会战争”时通常罹患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没有治愈方式。

  “我在尤摩加有一小笔存款,我想让你就此离开吧,我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索默叹道,把自己关于在塔索尼斯幽灵军校行动的性质分析和萨拉分享给他那段关于蒙斯克“为父报仇”的故事讲得有声有色,“我不知道我这么说对不对,但我得说,可能我们摊上了一个比邦联更加心狠手辣的领导人。那天萨拉带回的那个幽灵,你看到过,你也知道他最终的命运,我相信你能判断出是怎么一回事了。”

  全地形车骤然停下,毫无准备的索默差点撞上前挡风玻璃上。

  “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是我?”弗罗斯特情绪激动地问道,“你和萨拉本来就可以这么消失在尤摩加的,为什么回来?”

  “你听说过怀璧其罪这个典故么?你要是克普鲁星区任意四大势力的领导人,你会允许出现脱离你势力掌控外的致命武力存在么?”索默问道,然后看老弗罗斯特。

  老士官索默回一个字:“能!”。可邦联、凯莫联合体、尤摩加都有自己的幽能携带者培养计划,就算尤摩加相对自由一些,也会用各种手法让有潜力的携带者本人和他的亲属最终选择还是“暗影卫士”;就连那些臭名昭著的匪帮和卡特尔,也绝对不会招募一个可以看穿一切想法的幽能携带者。除了面前的索默和索默认可的萨拉以外,他从未听过有能脱离掌控的幽灵存在。即便死亡,幽灵们的遗骸也会被送到研究所做各种实验——这也是他们在藤田云顶看到过的。

  弗罗斯特向索默轻轻点头,但他还是想听听索默现在为什么还在为只在乎自己的“暴君”工作的原因。

  “至于我和萨拉现在还为蒙斯克工作,除了无地可去的这个原因以外,萨拉现在还因为我们对‘藤田云顶’而解放她欠着蒙斯克的人情。”索默感应到了弗罗斯特的想法,这样解释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