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虚空的幽灵

第72章 入侵(4)

虚空的幽灵 塔维河的渔夫 3756 2021-07-25 03:3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虚空的幽灵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我大概理解了。”

  “所以,我想知道这段记忆的预测。”珊提拉被索默制服后,把自己在虚空见过的景象分享给珊提拉。

  “这大概就是我们一直预言过得大灾变。”珊提拉也平静下来了,她如同辫子一样的神经束已经被完全切断,虽然还是有些疼痛并感到灵魂中的孤寂。她稍稍安心下来,至少作为个体的索默还是能交流的。

  “主宰曾经说过,无论是星灵还是虫群,他们都试图通过纯净之体和纯净之灵变成下一个萨尔那加?”索默提出了他的疑问。

  “我不知道。我们掌握的资料没有到那个程度。”珊提拉把她知道的分析到,“虽然我们星灵也确实把萨尔那加人当成是我们的救世主,并一直沐浴在他们的恩泽中。”

  “等等,能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一直沐浴在恩泽中’。”索默问道,“我想星灵们,暂且不说历史,就说珊德拉你,年纪已经过了我们人类意义的好几世纪了吧,甚至比人类在克普卢的历史还久远——可萨尔那加人最后一次出现在星灵的记忆中已经长达好几个千年,何谈‘沐浴在萨尔那加人的恩泽中’?”

  “听我说,既然你已经掌控了这艘飞船,那我也没有办法隐瞒——这艘方舟舰运算核心是凯达林水晶——所有凯达林水晶,都是萨尔那加的造物,他们在水晶内部镌刻了可以发挥特殊效应的条纹用来驯服幽能,所有的水晶都是这样,没有任何例外。”

  “既然星灵连接的卡拉和主宰主导的虫巢意志都是萨尔那加的产物,我现在怀疑整个战争就是萨尔那加人的阴谋。”索默如此分析,“我和萨拉,只不过是某两个受害者而已。”

  “如果主宰和我们星灵的推论正确,成为下一个萨尔那加,这是星灵和异虫活下去的唯一目的。”珊提拉对索默的分析既不赞成也不反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们刚开始就不是设计成为了存续而存在的种族。为了这个终极大道,无论是卡拉还是虫巢意志,都‘可能’是被设计成最终的归宿的样子,并为之挣扎奋斗。”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索默苦笑道,“现在主宰看起来,要成功了。”

  “如果我们的伟大舰队还在艾尔的话。”珊提拉有些不服气,“也就没有虫群入侵艾尔的问题了。”

  “现在说这些毫无用处。”索默摇了摇头,“这种情况,无论是珊提拉和我,最后都没办法结束这场战争,那就让这艘方舟舰成为真的方舟舰,载着星灵的最后火种,去寻找一个适合的地方吧。”

  “如果让主宰成为新萨尔那加,这个宇宙对我们星灵来说没有任何安全的地方。”珊提拉没有应承,“对于我们来说,我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让这艘方舟舰返回艾尔,让作为能量核心的太阳炉超载状态,让主宰和星灵共存亡。”

  “这并不是什么好方法。”索默显然不同意这一点,“那样的话,先不说主宰,单单是整个艾尔都会被这艘方舟舰的太阳炉吞噬,倒时候也没什么文明了。”

  “文明可以重建,但种族存续才是问题。”珊提拉对索默的反对不以为然。

  “很遗憾,就算是这样,星灵和虫群如果必须选一个,那胜利者也一样是虫群。”索默解释了他反对的理由,“就是主宰完蛋了,假如珊提拉知道被虫群感染的星球超过好几百颗,你就不会这样认为了——而且,我相信作为刀锋女王的萨拉不会给星灵第二次机会的。”

  珊提拉中断了连接,不再和索默交谈。

  “我想要学习一下星灵的语言,你觉得可以吗?”既然没有其他话题,索默提出了这个要求。

  “很遗憾,星灵们的语言是完全可以以神经共感来维持的——你瞧,这就是我们发展出‘卡拉之道’的重要原因——所以,因为脑部结构不同,如果另外的生物想来学习这样的交流方式,必须要具备一定的幽能潜质和能够‘共情’的感受器,虽然索默你的幽能潜质足够了,可如果你想和星灵无障碍进行交流,必须要移植星灵的神经束:我觉得,你不会允许这种移植的。”

  “没有这方面的顾虑。”索默笑道,他已经从被俘虏的星灵身上获得了星灵的全部基因作为调取的基因库,只要有一段星灵的活神经束进行分析,他就能完全重现星灵的各个器官——但话说回来,虽然比较恐怖,但他完全可以自己变成一个星灵,然后再根据意思制作编译法则,实现翻译。

  卡拉之道与虫群的虫巢意志实现对各个组员的“控制”机制类似,却还是两码事。

  “接下来就有些恐怖了,但我觉得,珊提拉你还是注意观察。”索默闭上了眼睛。

  珊提拉看到索默减轻了对她的幽能控制,下意识地想夺回“阿尔塔利斯之傲”的控制权,当她看到面前索默的变化时,她彻底惊骇了。

  一个四肢匀称修长,长着一双深蓝色眼镜的星灵从索默的身体中“孵化”出来,身上的每一段线条都让珊提拉相信,面前的人一定是一个精装的年轻圣堂武士。

  “怎么样,这个身体够格了吧。”索默自豪地问道。

  “我失去了对‘卡拉之道’的连接,没有办法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弄懂我的感受。”珊提拉的恐惧从她试图传来的幽能波被索默感知道,他冲着这位大保管员微笑了一下。

  “我现在稍稍懂了。”索默终于明白星灵们靠什么交谈,星灵们如果要聊天,会通过一种共感的神经接触方式进行交流,这样星灵们就可以“共感”把自己的感受交给其它族人。

  而“卡拉之道”则是一个大数据中心,分享所有接入者的感受。给星灵带来好处极其关键,然而带来的坏处也显而易见——其他人的感受最终并不等同于自己的感受,长期依赖可能会导致最终丧失自我思考和自身意志,让“卡拉之道”本末倒置。

  “这就是‘卡拉语’。”索默自言自语道,他之前只是让那位高级圣堂武士俘虏编译出这种意思然后再传给他的营救者罢了,并不能自己理解到底这种幽能波的意思是什么。现在的他可以不借助星灵翻译而只通过这种共感明白星灵们的没有语言的意图,以后他把这种交流方式叫做“卡拉语”。

  如果想执行自己的计划,索默三番几次地按耐住加入“卡拉之道”的冲动,又变回了人类的模样。

  “你已经可以加入星灵舍弃,为什么又变回来。”珊提拉知道自己的迟疑让自己失去了重新掌控方舟舰的机会,但寄希望于说服索默,让他去反抗主宰。

  “我现在有些迷惑了。”即使重新变成自己以前的模样,索默仍然可以通过“卡拉语”与星灵们交流,也可以通过虫巢意志重新掌控“加尔姆”种群与那法许和萨拉交谈,“我到底是人类,还是异虫,还是星灵?”

  珊提拉完全沉默,她想到了几百年前萨尔那加遗迹的记录,如果自认为“纯净的存在”和“纯净的精神”的虫群和星灵能够取得对方的特征,纵使自己有些不甘,但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