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无敌从吸收情绪开始

第402章 叶凡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无敌从吸收情绪开始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暂且不要订阅,正在修改,明早在看。

  ……

  但南宫仙儿反应是何等的灵敏,速度又是何等的迅速,她猛地一脚踢在刘江的小腹,将刘江踢的倒飞而出,在地上擦了足足四米才缓缓停下。

  “噗……”刘江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抱着小腹在地上打滚,疼痛太过剧烈,疼的他眼前一片黑暗。

  “怒之力收集完成,悲之力收集了三成,恐之力收集一成多。”南宫仙儿感知着秘法的进度,一步步走向刘江,她居高临下的望着刘江,一摸手腕的储物手链,然后取出一把长剑,高高举起,声音冰凉,“还没有人敢骂我贱人,我宰了你。”

  “她要干嘛?”

  “疯子。”

  周围的学生被吓住了,他们没有想到,南宫仙儿竟然会在学校里杀人。

  有学生立马往校长室跑,要通知这里发生的事情。

  刘江咬牙望着南宫仙儿,呵呵呵的笑了起来,眼眸之中全是悲哀,他居然爱上了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南宫仙儿举起长剑,对着刘江的脑袋狠狠的斩下去。

  长剑最终停在刘江的脖子上接触的地方甚至出现一道细细的血痕。

  她呆呆的望着刘江,心情异常的复杂,在刚刚瞬息之间,她收集到了足够的哀之力,浓郁到极点的哀之力。

  七情之力已尽数收齐,但她心中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她觉得是刘江影响了她。

  但很快,她就压下了心头乱七八糟的想法,她有些漠然的扫了刘江一眼,收起长剑,转身离开学校。

  她来灵江学院最主要的任务已经完成,也就没有必要在灵江学院呆了。

  刘江呆呆的望着南宫仙儿离去的背影,心如刀割,伤心,愤怒,悲哀,竟然还有一点点不舍。

  在学校,因为天赋差,修为低,除了杨建没人瞧得起他,在家里,父母也偏爱天资更好的弟弟,什么好东西都没他的份。

  这一个月,他第一感受到被爱,被呵护,被关心,被惦记的感觉。

  那种感觉,真的好温暖。

  刘江眼帘越来越重,慢慢晕了过去,眼角留下一滴眼泪,划过脸颊滴在地上。

  第二天中午时分,刘江才悠悠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红着眼滴眼泪的母亲。

  “小江醒了,老头子,小江醒了。”看到刘江醒了,王蓉立马慌忙的擦掉了眼泪,然后向着外面大声叫着。

  看着母亲如此关切的模样,刘江鼻尖微微发酸。

  “嗯嗯。”王蓉点点头,然后一瘸一拐连忙跑了出去。

  刘震坐着床边,有些心疼的望着刘江。

  刘江看到刘震鼻青脸肿的,格外的凄惨,不由问道,“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南宫仙儿那小贱人的家里人打的,她们下手太狠了,你父亲差点被他们打死。”王蓉一瘸一拐的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听见刘江的话,一脸愤怒的说道。

  刘震猛的转头狠狠瞪了王蓉一眼,王蓉立马闭嘴。

  “我没事,也就蹭了一下,而且这一顿也不白挨,老族长带着家族族人堵了南宫家的酒楼,南宫家最终赔了我们两颗洗髓丹。”刘震摸着刘江的脑袋笑着说,刘江这才发现,他父亲的两个门牙也掉了。

  “一颗族长给你弟弟服用了,还有一颗在族长手上,等你伤势恢复了,就去主家一趟,去族长那里拿。”刘震笑着说道,他说的挺开心,一顿打换两颗四品洗髓丹,实在是太划算了。

  洗髓丹,顾名思义,他的作用便是洗筋伐髓,排除者体内的杂质,提升武者的修炼资质。

  “江江,你跟我过来一下,我给你说个事。”南宫仙儿拉着刘江的手就往学校里面走。

  “好的。”刘江拉着南宫仙儿的手,跟着南宫仙儿就走。

  南宫仙儿带着刘江,来到学校训练场上,此刻,训练场有很多学生在苦练武技,其中就有刘江班上的学生,他们看到南宫仙儿,目光不由的飘了过去。

  他们一个个望着刘江,心中全是羡慕嫉妒恨。

  尤其是中级班三班,刘江那几个同班同学。

  南宫仙儿站在刘江对面,看着刘江的眼神慢慢变冷。

  刘江心中一下子涌起一阵很不好的预感,他紧张的问,“仙儿,怎么了?”

  “我们结束吧。”南宫仙儿冷冷的说道,她故意将声音提的很高,加上武者的听力都很好,听到这一句,训练场上所有的学生都望了过来。

  “什么意思?”刘江双眼有些发黑,他其实想象过这种场景,因为他和南宫仙儿的差距太大了,他心中一直都很自卑,但当这一幕真的发生时,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你要相貌没相貌,要天赋没天赋,家里更是穷打铁的,你觉得你哪一点能配得上我。”南宫仙儿嗤笑。

  “你……”刘江脸色骤然涨的通红,他没有想到,心爱的女子竟然这般说他。

  “哈哈,我就说嘛,南宫仙儿怎么会喜欢那穷逼。”一个刚刚还羡慕的眼红的学生大声说着。

  “嘿,就他那癞蛤蟆的样子,还想吃天鹅肉,这一下把牙崩掉了吧。”

  “我觉得南宫仙儿有点过分啊,不过刘江的确配不上她。”

  因为羡慕嫉妒,所以一些学生说的话格外的难听。

  听着周围的窃窃私语和那嘲讽的目光,刘江的脸都变成了酱紫色。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异常愤怒的望着南宫仙儿,他对自己是有自知之明的,是南宫仙儿主动追求他,他才同意在一起的。

  南宫仙儿要是真的想离开,告诉他,他会放手的,他不是那么贱的人,他有自己的底线,不管有多么的不舍,他也不会死皮赖脸的狗一样的缠着她。

  他想不通,南宫仙儿为何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他,将他的尊严撕下来供众人践踏。

  “为什么?因为我发现,你家里不但穷,而且全是残废,你爸是个瘸子,你妈也是个瘸子。”南宫仙儿嗤笑道。

  “大新闻啊,原来他父亲是个瘸子。”

  “他母亲也是瘸子。”

  “一家残废,极品啊。”

  “你这个贱人。”刘江闻言,脸色一下子变的铁青,一巴掌煽向南宫仙儿。

  南宫仙儿说他也能忍了,但他吗没想到,南宫仙儿会如此羞辱他的父亲和母亲,要是这些话传开,会将他那本就可怜的父亲母亲,陷入何等难堪的境地,他根本无法容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