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游戏竞技 我在电影世界当主角

第117章 花大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电影世界当主角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让周晴待在船上还有一个考虑,就是看着船夫,不然他们就要游回去了。

  “左警长你上去小心。”周晴说。

  左桑自己一个窜身爬上去,并没有回应周晴。

  气的她跺跺脚。

  船夫提醒她:“如果船破了,就要喂鱼了。”

  这左桑跳到甲班上,空无一人,他走进船舱,闻到尸臭,猜测杀人的地方就在这里了。

  掀开帘子看一排一排摆放整齐的尸体,左桑有一些吃惊,竟然这么多人。

  船舱的灯突然全亮了,跑出十个穿黑衣服拿砍刀的男人。

  这些人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气。

  僵尸吗?不对。

  一个女人从后面走出来,一边问:“小警察你知道这是谁的地方吗?”

  “花大姐的刚才在码头听说了。”

  “既然知道了,那姐姐就对你不多废口舌了,给我抓住他。”随即下了命令。

  左桑奇怪这些人为什么都模样,有一些像僵尸,只是没有阴气。

  他抓住一个人的手臂,用力扭断,竟然没有吃痛哀嚎,反而是会继续攻击左桑。

  活尸?不像,活尸可比他们厉害多了,上一次他和文才,秋生用网捞出来的那具活尸多可怕。

  左桑抓住一个脑袋,直接扭了下来,它们的身体可比人类的要脆弱很多。

  既然知道他们的弱点,左桑自然不会客气,把他们脑袋一个个都扭下来。

  处理了这十个半死不活的人后,左桑重新看着花大姐。

  四十来岁,或者岁数更大,穿那么少,不怕风湿病吗?

  “小警察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跟我吧!我让你尝尝做男人的快乐。”花大姐起了爱才之心。

  左桑干呕一声,太恶心了,“TM的,白日做梦吧!”

  花大姐拿出个铃铛,一晃,那些成排的尸体突然动了。

  “你是赶尸人?”左桑比较诧异。

  “正是,难道小警察也是同道中人?”花大姐一边说,一边指挥着那些死尸围向左桑。

  “都市的罪恶,把平凡朴素的赶尸人都玷污了。”左桑要为这些死尸报仇。

  口袋里数十张符被他才手中甩了出去,准确无误的贴在那些死尸的额头,随即齐刷刷的倒地。

  花大姐拼命的摇自己的铃铛,最后摇断了把手,惊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送你去监狱的人。”左桑走过去,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问:“这里面还有人吗?”

  花大姐一个劲的摇头,表示没有人了。

  左桑又问:“你们谁开船?还有不是花船吗?姑娘呢?”

  花大姐指着自己被掐住的喉咙,表示放开她才能说话。

  左桑松开手,她瘫软在地上,说:“我们不开船,姑娘傍晚接来。”

  他又问了许多,原来这些尸体中有工人,也有客人,这家伙真是心狠手辣。

  至于攻击左桑的人,是被花大姐用活人做成的半僵。

  左桑掐着她的脖子到甲班上,让周晴回去报告。

  周晴看左桑拿了人,立马催促船夫快点,一个小时后,大量的警察上船。

  江明局长走进船舱,看到那些人头后,问:“左桑你做的?”

  “差不多吧!”左桑腼腆一笑。

  这一笑却把在场的人吓的一哆嗦,这是恶魔吗?

  花大姐被压了过来,江明问过话后,就让人压回了警察署。

  周晴看这些尸体上都有符,随手拿起一张,问:“这是干什么的?”

  左桑停到她问话,回头,微笑的看着她,指了指活了的僵尸,说:“回头看看就知道了。”

  周晴感觉冷风在自己脖子根吹,回头看到僵尸,尖叫一声。

  周阴刚要拔枪,左桑先一步一脚踏出去,把尸体踢飞了出去。

  一脚血肉横飞,有一些警察看了,忍不住恶心的反胃,但尸体在倒地后,随即又爬起来,左桑把周晴手里的符夺过,贴在它额头,才安静下来。

  “这是什么?”周晴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恢复过来。

  “一些会动的死人而已。”左桑解释。

  江明局长交代搬尸体的人说:“所有人都小心一些,不要把他们额头上的东西弄掉。”

  很快整个船就被清理干净了,左桑带着周晴做船回到码头。

  工头对左桑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出手雷厉风行。

  把一个钱袋子拿出来,递给左桑,低声说:“我老大实在是走不开,但要我告诉警官,他也是中国人。”

  看着钱袋子,左桑拿了,对那三户人家说:“回去好好过日子吧!人已经抓到了,后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数十人跪下给左桑磕头,他没有再理他们,转身带着周晴离开码头。

  走前,在一个僻静的地方顺便把那袋钱扔在江里,周晴追上问:“你怎么拿他们的钱又扔了?”

  “拿他们的钱是为了好办事,下一次来我们就没有那么麻烦了,你知道码头谁的吗?”左桑问。

  “是饿狼帮的,他们老大是个疯子,大号叫徐天。”周晴把自己知道的情报说了出来。

  左桑考虑了考虑,也没想着去动他。

  回到警察署,他和周晴去看那个花大姐。

  周晴问看守牢房的中年男人:“王哥怎么样?”

  “这女人是个疯子,已经咬了好几个兄弟了。”

  左桑看看他手背上的伤口,只是普通的咬伤而已,包扎就没事了。

  是他多滤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携带尸毒。

  隔着铁栅栏,左桑看着花大娘,问:“我猜你这么做不是为了自己,说个名字我会会他。”

  “小警察你何门何派?这么大的本事竟然做一个警察,想办法放了我,大洋,金条,女人,想要什么都给你。”花大娘还是不放弃贿赂左桑。

  “你不配知道我的来历,至于那些身外之物,我取之有道,花大姐还是说说你背后的人吧!”左桑盯着她的眼睛。

  观人心,让她的谎言无处遁形。

  在左桑眼睛暗芒的影响下,花大姐恍恍惚惚的开始说话,只是刚没说几句,自己头就撞在铁栅栏上,昏了过去。

  周晴忙叫王哥要打开牢房,左桑拦下他们说:“别管她,只是昏了过去,没想到意志力这么强,到底是什么人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