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游戏竞技 我在电影世界当主角

第122章 福耀公司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电影世界当主角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上车之后,司机带着他们穿越大半个上海,之后进入法租界的一处庄园。

  车一进入庄园,左桑就看到门口许金刚也在。

  身旁站着一个胖子,应该就是福耀公司的夏方隐了。

  他们下车,那个胖子迎上来,说:“老张你终于把左桑警官请来了。”

  “兄弟这位就是福耀公司的夏方隐了,他这人一个毛病,好客。”

  “哈哈哈!老张好客啥时候成了毛病了,左桑警官里边请。”

  众人一边客气,一边被夏方隐带进别墅,这栋别墅里面很冷清,除了保镖,就他们几个了。

  人齐了,就开始动筷子,吃到一半,夏方隐开口了:“左桑警官我码头发生了一件大事。”

  “我来的时候听老张说了。”左桑不紧不慢,他不着急,是夏方隐求他。

  “左桑警官,我听说一号码头也最近怪事连连,但左桑警官一到,霹雳手段抓了不少人。”夏方隐看着左桑脸色,紧接着说:“我们福耀公司知道左桑警官刚到上海,也愿意像他们俩个码头一样。”

  他并没有明说给大洋。

  还是很小心的。

  左桑低声笑说:“你们有所不知,码头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尸教的组织搞出来的,至于福耀公司的三号码头,大概只是警察抓捕时跑出来的几条杂鱼。”

  “左桑警官您看我怎么做合适?”

  “一切都按照一号,二号码头的做就是了,更重要的事,码头没有案子,风平浪静。”

  夏方隐以为左桑有什么苛刻的条件,立马表示:“从今以后,福耀公司只给左桑警官面子。”

  老张拿起酒吧,笑道:“老夏这下满意了吧!”

  众人举杯,一饮而尽。

  下午左桑回警察署,把花大姐的口供录下,交了出去。

  然后去见了江明局长。

  他在得知福耀公司出现那些咬人的怪物后,低声问左桑:“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尸教要一网打尽,不然这件事会愈演愈烈,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左桑说。

  “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了,不能让这个邪教为所欲为。”江明道。

  “是,江明局长您放心吧!”左桑离开他办公室。

  江明局长把周阴的人都派给了他,左桑喊了所有人,带了渔网,到了福耀的三号码头。

  夏方隐告诉左桑说:“那些袭击的怪物跑了,留下咬伤的二十多个人,我把他们关在了仓库里。”

  “这些人也会变成怪物,带我去看看。”左桑说。

  夏方隐打开仓库,告诉左桑说:“能不能治疗?不能的话就都烧死。”

  “夏方隐我没有说不能治。”他让夏方隐关上仓库的门。

  命令所有人躺下,取出黄符,给他们的额头都贴了。

  然后把黄符在手中点燃,化在水缸里,让所有人过来喝。

  夏方隐看到左桑这神乎其神的手段,再想到他能把折磨童老爷一家十几年的鬼灭掉,不敢怠慢,上前问:“左桑警官还有什么吩咐?”

  “应该就没事了!晚上你让工人继续干活,我倒是要看看尸教他们到底多狂。”左桑嘴角上扬。

  区区会一些小术杂毛竟然敢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至于为什么选福耀的三号码头,左桑也想不通。

  而且他对这些尸体能白天行动也感觉诧异,但战斗力与僵尸天差地别,不过,只要抓到尸教的人就都明白了。

  晚上,不出意料,随着铃铛声传来,那些僵尸又来了,混在工人中的警察张开网,合力把冲来的五头僵尸用渔网控住。

  左桑一把火在码头上把它们都烧掉后,抬起头看向藏在角落的人。

  他突然发力,冲向他。

  周阴也看到了角落里的人,喊:“给我追。”

  左桑数个呼吸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喝道:“大胆,我今天就替道门铲除你这个败类。”

  一脚抽下,他身子灵活的躲开,顺着墙壁,攀到屋顶。

  左桑也不甘示弱,跳上屋顶,抓住他的肩膀。

  一道银光向他的眼睛刺来,左桑侧开头,一拳击出。

  男人吃痛,身体倒飞了出去。

  “哈哈哈,左桑果然厉害。”爬起来跳下去,却被警察团团围住。

  左桑站在屋顶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青年,问:“湘西来的吗?”

  “哈哈哈!左桑你救不了所有人。”

  周晴往他脑袋拍了一下,说:“带回去你就不狂了。”

  左桑回到码头,告诉夏方隐说:“已经解决了。”

  “左桑警官果然雷厉风行,佩服佩服。”说完让人抬出一箱子大洋,说:“这是个兄弟们的辛苦费,一人五块。”

  “兄弟们今天晚上辛苦了,一人五块大洋,自己拿。”左桑才懒得给他们分。

  可看没有人动,左桑数了五块,放在自己的兜里,这才有人上前拿。

  众警察离开后,夏方隐叫住左桑和周阴,给他们一人拿出一千块大洋。

  周阴拒绝了,左桑却收下了。

  在车上周阴问左桑:“为什么要收那一千块大洋?你应该不缺那点钱。”

  “我要的是风平浪静,已经搞定了三个码头。”

  周阴看着左桑说:“就是靠这样的手段?拿他们的钱?”

  “不然呢?靠铁面无私吗?江湖打打杀杀之后是人情世故。”

  左桑回警察署,让人预备了酒菜,请花大姐以及新抓进来那个尸教教徒吃饭。

  在牢房里,左桑坐在一边,花大姐一边,青年坐一边。

  “叫什么名字啊!”左桑问。

  他不说话。

  左桑笑道:“至于吗?都是道友,何必呢?”

  花大姐倒了一杯酒,自顾自的喝下去,问:“你们会怎么判我们?”

  “花大姐你恐怕是活不成了,毕竟你那里发现了那么多尸体。”左桑是实话实说。

  花大姐又喝了一杯:“可怜我那俩个孩子,有娘不敢认。”

  左桑问:“安心修道不好吗?何必呢?”

  “修道会饿死的。”青年抬起头看着左桑。

  原来是这样啊!问:“降妖除魔在上海很吃得开的,你们看我,多好。”

  “人各有志”青年讥讽笑道:“我们修道之人有自己骨气,不像你这种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